洛杉矶40人聚众不带口罩开派对 警察持枪强制疏散


治疗方面,现在仍然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,大家都在不断摸索治疗方法。

我的感觉是,西方国家非常强调勤洗手的作用,但他们认为只要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足够远就不会有其他问题,所以对戴口罩的重视程度不够。他们觉得戴口罩会让呼吸不自由。但戴口罩是非常有用的防护措施,这也是我每次分享的时候反复强调的。

特效药方面,有国外的医生问我们,前期治疗中有没有使用氯喹、氯喹到底有没有效果。但目前的情况是,我们没发现很扎实的证据证明氯喹有效。我自己也研究了氯喹在临床中的使用,但现在患者数量减少会对试验产生一些影响,所以我的临床研究就搁在那儿了。之前国内有很多类似的临床试验,但因为病人少了进展都不是很好,都没拿出结论。

新京报:除了戴口罩,国内的一些经验会不会不太适合西方国家?

彭志勇:中南医院之前做过一个研究,新冠肺炎流行期间,院内戴口罩的科室和不戴口罩的科室,医护人员感染情况是不一样的。研究发现,一些高危易感染科室因为疫情前期戴了口罩,所以医护人员的感染率是很低的;前期没戴口罩的科室,医护人员的感染率就很高。

赵剡:不知道什么原因,国外的医生对防护不是很重视,特别是口罩的问题。无论法国还是意大利,大家都承认医护人员得戴N95口罩,这说明他们知道戴口罩可以降低感染率,承认接触患者时要戴口罩保护自己。但他们会说,不是医护人员就不要戴口罩,这是目前和国内医学专家最大的分歧。

3月26日晚9点半,彭志勇结束了与新加坡政府有关部门的交流,一小时后又将与来自美国的医疗专家举行新冠肺炎疫情线上会谈。

不过国外的医生和科学家也在进行相关研究、临床试验。像法国,现在病人很多,再过一两个月肯定就会有结果了。临床研究其实不难,对国内的科学家来说,病人数量急剧减少,所以临床试验受到了很大影响。但病人数量减少是一件好事,这说明我们遏制疫情的措施是有效的。

我个人认为,面对疫情,切断传播比治疗更有效。我治好了一百个病人,结果又来了一千个;治好了一千个,又来了一万个,没完没了。新冠病毒厉害的是它的传播能力,所以治疗虽然重要,但是更重要的还是预防和切断传播途径。这方面主要靠政府,医生是干不了的。

中国的一些经验,很难复制到西方